歡迎來到半夏小說

半夏小說 > 都市言情 > 一雋相思滿笙歌 > 第八章偷溜出門

底色 字色 字號

一雋相思滿笙歌:第八章偷溜出門(1/2)

    第二日,單鳳笙起了個大早,瞧著乾啟雋上朝去了,便喬裝一番,帶著春芽和祥叔,叢王府後門溜了出去。

    一出門,便察覺了身後跟著的「小尾巴」,單鳳笙撇撇嘴,失而復得的自由感讓她心情很好,想跟著就跟著吧。

    雋王府要是不派人跟著她才是奇怪呢。

    瞧著天色尚早,單鳳笙便一路走走逛逛。先去城北的妍顏堂買了胭脂,又去羽裳坊置辦了不少衣物,連同春芽,秋月和祥叔的都買了。

    瞧著午膳的時間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往錦繡客棧的方向走去。

    遠遠的,一行三人就看到了錦繡客棧的招牌。

    錦繡客棧是天乾城數一數二的老牌客棧,是一幢四層樓的大建築,一樓是堂食的大廳,二樓是雅間,三樓四樓是客房。

    因為口味好,裝潢雅緻,很多天乾城的達官貴人都喜歡來這裡吃飯,或者交際應酬。

    所以單鳳笙並未遮掩,而是大咧咧的帶著春芽和祥叔走了進去。

    夥計自然是識得他們三人的,一見單鳳笙便迎了上來,「公子是吃飯還是住店?」

    「吃飯。找個安靜點的雅間吧。」

    「好咧,樓上請。」

    心照不宣的,把她們帶到了單鳳笙的專屬包間。

    權叔和他的兒子王沐陽,早就在裡邊候著了。

    權叔年歲與祥叔差不多,也是濃眉大眼,只是常年混跡於生意場,臉上便帶了精明的生意人神情。而王沐陽則完全是一派謙謙君子的感覺,面目生得極好,眉眼溫柔。若不是單鳳笙熟知他的性格,怕也是要被他這一副面目給騙了去。

    「小姐,您受苦了。」權叔一見單鳳笙便忍不住站了起來,只一句,就哽咽了。

    「哎呀,權叔,我只是嫁了人,說的好像我下獄了一樣。」單鳳笙趕緊打斷了權叔的話,生怕又扯出一堆傷感的話來。

    「我是自願嫁給雋王的。」

    「真的?」

    「自然是真的。如果我不想嫁,你覺得我爹還能強迫我不成。」

    「哎呀,爹,笙兒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你別這麼啰嗦行不行。」王沐陽伸手把他老爹扶坐在椅子上,隨即又大咧咧的拉過單鳳笙。

    「丫頭,給哥哥瞧瞧,看看那雋王有沒有欺負你。」

    「王沐陽,我看你是皮又癢了!」單鳳笙拍開王沐陽的手,「怎麼著,挨打還沒挨夠啊?」

    瞧著兩人一見面就開掐的架勢,眾人便都笑了,倒是把剛剛那傷感的氛圍沖淡不少。

    看著單鳳笙一如昨昔的笑顏,王沐陽眼底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失落,只一瞬,便沒了蹤影。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說正事。」權叔擺擺手,眾人便停止了說笑,坐下看向他。

    「小姐,上次你救的那個人,你可知他身份?」

    「不知道。上次只是剛好路過,心裡不忍,隨手便救了。」

    上次把人帶到錦繡客棧后,單鳳笙只是交代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讓那人隨意去留便可。之後,便也沒再想這回事了。

    「是這樣,那日那人醒了之後,我們依照您的吩咐,佯裝不知,讓他悄悄的離開了。」權叔說道,「第二日,便有人上門打聽這事,看樣子不像是普通人。我們依照您的吩咐,糊弄過去了。」

    頓了頓,權叔又說道,「只是這幾日,客棧周圍一直有人盯著,也不知道是那人的人,還是他的仇家,我怕萬一被他們查出點什麼,會對小姐您不利。」

    單鳳笙沉思了一會,那日刺殺的人,是血狼盟的殺手,應該是被某一方勢力請過來的。但那天雪狼盟並沒有活口,所以對方應該不會知道,是她救了人,放在了錦繡客棧。

    那麼知道錦繡客棧與此事有關的,就只有被救的那人了。

    看那人還戴了人皮面具謹慎的樣子,應該也不想把此事鬧得太大,估計只是想知道是誰救了自己罷了。

    想到此處,單鳳笙便說道,「此事應該無礙,你不用太擔心。我估計他們盯一段時間沒什麼收穫的話,應該就會撤了。」

    「那就好。」權叔鬆了口氣,夫人把小姐託付給他們,他們就一定要確保小姐的安全。

    「另外,洛城那邊出城的禁令撤了,一大批難民正往天乾城來,估計還有兩天就要入城了,我們......」

    「此事朝廷應該會有安排,我們看看情況之後再確定要怎麼做。必要時,可以去找歐陽商量對策,他點子多,在天乾城人面又廣。總之,一定要竭盡全力,確保難民的平安。」

    「行,我先看看情況,到時候再與歐陽公子商量下看怎麼處理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