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半夏小說

半夏小說 > 都市言情 > 一雋相思滿笙歌 > 第九章他知道了

底色 字色 字號

一雋相思滿笙歌:第九章他知道了(2/2)

    只是此時單丞相卻是忘記了,不管秦若臻和單鳳殊如何哭鬧,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他想與耀王結親,想自己的嫡親女兒坐上后位,而自己,則成為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人。

    甚至更進一步,操縱耀王,成為乾囯的實際掌權人!

    秦箬臻和單鳳殊的哭鬧,不過是他給自己的台階而已。

    此時,乾啟雋卻是明了,丞相府偷龍轉鳳以庶女單鳳笙代嫡女單鳳殊嫁入雋王府的事情,大皇子肯定是已經知道了。只是因為沒有實證,所以今日,是過來證實來了。

    原來夜風說在他們救丞相府嬤嬤時遇到的另一批黑衣人,不出意外,應該就是大皇子的人。

    想到這裡,乾啟雋看乾啟銘的眼神,又深沉了幾分。

    「大哥,今日是我和姝兒回門看望丞相和夫人,你的事情呀,我看也不急在這一時,不如咱們先吃飯,再從長計議?」看著各人面色各異的神情,乾啟雋打開了僵局。

    「三皇子說得對,這婚嫁之事,確實急不得。」單穆傑趕忙回應道,「咱們先吃飯,先吃飯。」

    「來人,讓廚房傳飯吧。」說罷,單穆傑便起身,帶著眾人往飯廳走去。

    乾啟銘倒也並不著急,臉上帶著意味不明的笑容,跟在了單丞相身後。

    落在最後的單鳳笙,只覺得一顆心七上八下的砰砰直跳。

    若此事事發,丞相府肯定是不能依靠的,那雋王府呢,自然更不要指望。

    憑自己的能力,能扛得住這欺君之罪嗎?

    「你怎麼了?臉這樣白?」正胡思亂想間,單鳳笙就覺得自己的小手被包裹進了一隻溫暖的手掌里,「手也這樣涼,可是不舒服?」

    抬眼一看,就撞進了乾啟雋幽深的眼眸里。

    下一瞬,心跳就沒來由的快了幾分,臉上瞬間浮現一抹紅霞。

    「王爺......我沒事,只是......」

    「別怕。」

    單鳳笙怔怔的,任由乾啟雋拉著她朝飯廳走去。

    飯後,乾啟雋和單鳳笙離開丞相府,坐上了回王府的馬車。

    馬車空間小,單鳳笙和乾啟雋相對而坐,兩人均是默默無言。

    「笙兒......」

    「嗯......啊?什麼。」單鳳笙心跳亂了節拍。

    「我都知道了。」

    「你不是單鳳殊,你是丞相府的二女兒,單鳳笙。」

    「父皇指婚之後,我便一直派人嚴密的盯著丞相府,你一嫁過來,你父親便把所有知情的下人全部處理了。」

    單鳳笙抬頭,「既然王爺都知道了,那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但他不知道,夜風救了你母親身邊的李嬤嬤,她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

    「王爺不是一直疑心我是父親派來的姦細嗎?剛好,欺君之罪,夠把整個丞相府連根拔起了。」

    「現在的問題是,大皇子似乎也知道了。他今日的試探之舉,應該只是想藉此事,把單丞相拉到他的陣營里去。」乾啟雋似是沒有聽到單鳳笙的話一般,自顧自的說道。

    「所以此事並非無解,你不用太過於擔憂。」一口氣說完,乾啟雋細細看了看單鳳笙,良久,方才說道,「何況,你是本王的王妃,若真出了事,本王自會護著你。」

    單鳳笙一怔,乾啟雋說,他會護著她。

    自從娘親去世后,還是第一次,有人用如此篤定,如此理所當然的語氣告訴她,會護著她。

    單鳳笙只覺得內心那個堅硬的殼,悄悄地裂了一條小縫,那酸酸暖暖的氣息,從心臟的位置,一路蜿蜒,直達眼眶。

    可是,前幾天他分明才說過,她是父親派過來的姦細。

    「你不用疑心我,我知道你不是單鳳殊,自是會調查,也有自己的判斷。以後,我不會再疑心你了。」

    「從今往後,就如你自己說的,安心的做雋王妃吧。」

    單鳳笙只覺得眼眶酸脹得厲害。

    她並不怕人誤解,也不怕被人防備。

    母親早逝,她早已在丞相府里見識了太多的世態炎涼和人情冷暖。這些年,哪怕祥叔和權叔,她雖然依仗,卻並沒有存了依靠的心思。再大的困難,也是靠自己咬牙撐過來的。

    如今,她孑然一身,武功卓絕,身家不菲,只要豁得出去,哪怕發生天大的事情,也足以自保。

    只是,當有人對她說,會護著她,許她安穩。

    她到底還是感動了。

    「只是那個歐陽公子,以後就別再來往了。」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