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半夏小說

半夏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我打了全師門的臉 > 見義勇為

底色 字色 字號

重生后我打了全師門的臉:見義勇為(1/2)

    「師姐,你怎麼樣了?」歐茗雪看到她坐在鏡子前,一臉緊張,「你怎麼起來了師姐,快去床上躺著。」

    「我已無大礙,不用擔心。」沈舒卿看到歐茗雪,心情才覺得舒暢一些。

    這是她前世里除了景陽明之外在這世上最親的人。沈舒卿幼時便被滿月門看中並帶到門派里來修鍊,拜了掌門為師,那時掌門座下的弟子不多,只有她和歐茗雪年紀相仿,再加上她的性格是比較愛照顧人的那種,因此兩人處得彷彿親姐妹一般。

    旁人都說她們好得能穿同一條褲子。

    雖然上一世臨死前她並沒有聽到歐茗雪站出來為她說話,但她並不怪他,歐茗雪膽子小,性格嬌軟,人微言輕,當時那種情形她不站出來也情有可原。

    歐茗雪走上前拉她的手,臉上帶著擔憂:「你都躺了一天一夜了,怎麼算是沒有事呢?」

    說罷將她扶到床邊,攙著她又躺下。

    沈舒卿被歐茗雪的緊張兮兮弄得想笑,可又不忍心拂了師妹的好意,便依言又在床上躺下。

    歐茗雪拉著她的手開始絮絮叨叨:「師姐,你為了雲陽師兄好我知道,可你怎麼能不顧自己的安危冒險去東原峰摘烈光玄草呢?那座峰那麼高,又那麼險,你還沒學會御劍術,實在是過於危險。」

    隨著她的話,沈舒卿開始回憶自己前世的想法。

    那東原峰是驚險無比,可在前世的自己看來,只要是對景雲陽有好處的,她都會不顧一切地去做,現在想來,實在是蠢得可憐。

    沈舒卿冷笑一聲:「我太傻了,沒想那麼多。」

    「不能這樣說自己,師姐,你就是太喜歡雲陽師兄了,」歐茗雪輕聲道,「喜歡一個人的時候,腦子是會不夠用的。」

    確實,女人動心的時候,就是開始倒霉的時候,沈舒卿暗自思忖,自己前世已經吃了太多虧,早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眼下,她已經決心改變上一世的命運,這次她要把自己的命運牢牢抓在自己的手上。

    不受任何人擺布,站在所有上輩子對她落井下石人的頭上,然後狠狠踩踏他們的尊嚴,讓他們掙扎,無助,只配揚起腦袋看著高高在上的自己,這就是她這一世要做的事。

    做牛做馬?再也沒有可能了。

    這一世,她沈舒卿,只為自己而活。

    要做到這一切,她首先要做的就是變強。

    上一世因為幫助景雲陽和門派眾人,她時常將自己的修鍊拋諸腦後,以至於最後覺醒魔修血脈時才會那麼措手不及,無法控制全身涌動的魔氣,被人抓住把柄,幫上誅仙台。

    因此,才要絕對吸取曾經的教訓,她暗暗決定,接下來要煉製的每一顆丹藥,都只為了自己。

    沈舒卿定了定神,看著歐茗雪問道:「景雲……景師兄現在在哪裡?」

    「看我這記性,」歐茗雪一拍腦袋,「我都忘說了,是雲陽師兄派我來看你的,他說最近太忙了,實在抽不出空來,讓我替他把慰問帶到。」

    抽不出空?

    沈舒卿哂笑一聲,搖了搖頭,她這傷是為了景雲陽受的,可眼下那始作俑者卻只是一句輕描淡寫的太忙,便連面都不願意露。

    這就是她前世愛得要死要活的男人。

    「無妨,正事要緊,只是他最近在忙什麼呢?」沈舒卿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