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半夏小說

半夏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我打了全師門的臉 > 見義勇為

底色 字色 字號

重生后我打了全師門的臉:見義勇為(2/2)

    歐茗雪驚訝道:「師姐你忘了嗎?雲陽師兄正在悉心準備即將到來的宗派大會呢。被每個宗派的前三名將有機會被帶到一個地方進行集訓,這可是所有仙門子弟都嚮往的機會。」

    是了,沈舒卿想起,景雲陽對這個宗派大會可謂無比重視,也正因如此,才會催著讓她尋找烈光玄草來煉製龍鳳回春丹,以此來幫助他快速提高修為。

    前世的她對變強升級並沒有什麼興趣,這種大會她也一向不願參加,或是草草了事,可這一次卻斷然不能如此。

    宗派大會是個上好的機遇,沈舒卿想,自己一定要牢牢抓住。

    送走歐茗雪后,沈舒卿打開自己的囊袋,掏出烈光玄草。

    這是種通體烈色的草藥,形狀好似蘆薈,手感較硬,周身帶刺,是只長在萬年奇峰頂上的上好藥材。

    景雲陽深知這藥材的可貴,因此點名要沈舒卿為他煉製以這味藥材為主的龍鳳回春丹,這丹藥可令使用者修為瞬間大漲,如果記得沒錯,景雲陽此時才剛剛開光不久,前世在用了此丹后,立馬升至融合。

    沈舒卿眯了眯眼睛,這粒丹藥,她何必拱手讓人,為什麼不自己留著呢?

    作為掌門的嫡親弟子,沈舒卿擁有一座帶三處房間的獨立院落,其中有一處房間被她改成了煉丹房,裡面放著她的寶貝爐鼎。

    她在煉丹房中轉了一圈后,想起自己還少了一味靈芝,這靈芝只有滿月門的靈藥閣才有。靈藥閣位於滿月門的正東邊,而她的院落位於門派正西側,要去那地方,只有穿過整個門派才行。

    她嘆了口氣,自己是實在不願意去看到那些熟悉又令人厭惡的面孔,正是這些人,促使了她最後的自盡。

    可又不得不去,這丹藥是她參加宗派大會的首要保障。

    於是她穿好道袍,以一種盡量不被人注意的姿勢從自己院中溜了出去。

    要去靈藥閣,需得經過盈池,這盈池是滿月門的寶物之一,傳說是上古之神補天之時挖石遺留下的天坑,日久天長便成了靈水之源。

    其中的水源可用作煉丹製藥,也可加工后飲用,但唯獨不能直接飲用,也不能用作泡澡,只因這水的靈性過強,一旦不經加工直接使用,後果無比嚴重。

    沈舒卿就見過有新來的小弟子往裡面直接跳的,出來之後直接倒地不醒了三五天。

    聽說後來靈骨還受了影響,幾年才能恢復過來。自此,她每每看到這盈池,都恨不得繞開走過去。

    就在沈舒卿準備抬腳繞路時,只聽盈池那邊傳來了說話的聲響,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夠傳入她的耳中。

    「這小子修為太低,不知道是怎麼混進來的。」

    「我爹爹說承顏道長根本就不想收他為徒,是他死命求著,道長於心不忍才收了他的。」

    「看他這窩囊樣,真是晦氣。真想給扔池子里去。」

    「扔唄,反正承顏道長也不會為他撐腰。我背後還有掌門呢,沒事兒,出了事我擔著。」

    說話的是兩三個身著門派道袍的少年,他們將一個瑟縮在角落的男孩圍在一起,堵在盈池的邊上,嘻嘻哈哈調笑著,竟然真的伸手想要把男孩扔進去。

    「我看是你想被扔進池子里。」

    就在為首的少年躍躍欲試時,卻突然聽到了一個正氣凜然的聲音。

    循著聲音看去,盈池的那一側,站著個杏眼微睜的女子,那女子面上看不出非常生氣的樣子,可聲音中卻透著不容拒絕的些許威嚴,將三個少年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