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半夏小說

半夏小說 > 網遊動漫 > 恭喜你被逮捕了 > 第二百八十章栗虎北歸,重返地獄!

底色 字色 字號

恭喜你被逮捕了:第二百八十章栗虎北歸,重返地獄!(1/2)

    外界關於「地獄世界」的傳聞很多,但大部分人對此都知之甚少。

    造成這種情況根本原因,不僅是普通人處於無法接觸到那種層次的「信息繭房」中,主要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人階層對於這個信息的壟斷。

    就比如上次東野原進入裁決司雇傭的那個小隊,他們和裁決司的人一起進入了那個鮮為人知的世界沒錯。

    如果能夠活著回來,他們也會成為人類世界中對於邊界之門后極少數的「知情者」。

    但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上一次從邊界之門后回來時要不是東野原進入【世界破壞者】形態震爆所有人眼球夯殺了第六裁決使艾黛琳.里昂那個守門的女人,恐怕他們的由七個人類組成的探索小隊一個都無法回來,更別說成為什麼「知情者」活下來了。

    即便是這樣,當時活下來的東野原和海拉一行五人中,現在海拉與七海健次郎等人越是藏頭匿尾不知蹤跡。

    東野原更是隱姓埋名。

    這就讓外界的普通人想要了解【邊界之門】后的「地獄世界」,只能靠一些捕風捉影的渠道。

    然而人類的偉大之處就在於無止境的求知慾。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哪怕天人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竭力遏止關於地獄世界中那些消息的外傳。

    但還是有越來越多的團伙和實力通過各種秘而不宣的渠道,甚至是本身就來源於天人內部的渠道掌握了這些消息...

    ......

    東海,和之國海域。

    旭日東升,波光粼粼的海面一望無際的金黃,一艘沒有掛任何旗幟的黑色大船在海上隨波起伏。

    船頭位置,站著一個腳踩木屐,腦後那一頭黑色高光中長發綁成一束,身上披著一件繪有地獄曼陀羅花的男人。

    他手中拿著一桿金屬煙管,那雙純黑的眼眸下雙眼半睜半閉,視線正出神地眺望著西北方向視野極限範圍內若隱若現的陸地海岸線。

    在他的身旁,站著的則是一個身材高聳,棕色的漁夫帽下蓋著一頭栗色的精悍短髮,手裡拎著一小瓶酒的男人,抬起後放在嘴邊輕輕地抿了一口。

    「在船頭髮呆做什麼?你船上的人可還等著你這個總大將為他們鼓舞打氣呢,怎麼?是忽然有些近鄉情怯了嗎?」

    頂著棕色漁夫帽的男人看了眼身旁的坂本尊,忽然笑吟吟地打趣了一句。

    坂本尊收回眺望遠方的視線,輕輕地在甲板上敲了敲煙灰,海風中長發飄逸的他莫名有一種混合著海賊與貴族的奇特氣質,語氣微微有些慨嘆地說道,「是啊...不知不覺間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

    從去年年末旭日島的刑場救走神谷隆之介被裁決司與和之國聯合通緝,到今年的新年第一天在北海道的根室海峽打撈帶走德川栗虎前往南海的度假島上修養,再到今日的重新返航...

    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快小半年的時間了。

    然而聽到坂本尊的慨嘆,一旁戴著漁夫帽的那個一頭栗色精悍短髮的男人沉默了片刻,面色有些複雜了看了眼身旁的坂本尊,輕笑了一聲說道,「是啊...不知不覺間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

    兩人都在感慨時間易逝,但其中的含義卻是完全不同的。

    坂本尊側過頭,看了眼身旁這個有如栗色猛虎般的男人一眼。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這個猛虎般的男人受了那樣重的傷居然僅僅用了小半年不到的時間就療養恢復並且突破了曾經頭頂上的桎梏。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從半步**階一舉突破成為了真正的**階半神級能力者。

    他聽懂了德川栗虎話中「過去那麼久」所指代的是什麼,腦海中也不由回想起了曾經在竹原南私立學園求學的時光。

    一晃眼那麼多年過去了,曾經的一切卻還似乎歷歷在目。

    「京極校長身體還好嗎?」坂本尊忽然開口問道。

    「老傢伙身體一直都很硬朗,只不過還是那麼好為人師。」

    德川栗虎笑了笑,看了眼西北方向越來越近的陸地海岸線,繼續說道:

    「當年他可是盛稱你為他『生平僅見的驚世之才』,那段時間我想拉你進我創辦的第三偵查組,但如果你不離開的話,看那情形...恐怕那個老傢伙多半要欽定你成為竹原南學園的下一任校長留下你。」

    說到這裡,德川栗虎的聲音頓了頓,坂本尊也沒有說話。

    兩人都很清楚,哪怕當年竹原南的老校長京極川水再看重坂本尊,坂本尊也不可能繼續留在竹原南私立學園。

    更不可能加入警視廳。

    因為他的姓氏是「坂本」,一個比忍者.風魔一黨更加古老的千年姓氏。

    坂本一族的先祖「坂本之龍」當年在抵抗天人入侵那場戰爭中和之國無數「攘夷志士」中,曾經被稱為「最過激、最危險的男人」。

    哪怕是後來時移勢遷,人類最終和天人停戰共存,被驅逐流落海上的坂本一族的後人卻依舊將剿滅天人為終身目標。

    經常在和之國周邊的各個國家煽動、策劃和製造各種動亂,背負著顛覆這個世界天人統治的家族使命。

    要不是後來坂本一族的先人覺得一直流落海上,對後代有些太過於殘忍,作出了坂本一族的孩子在出生到十**歲成年之前可以隱姓埋名去陸地上生活學習的變通。

    恐怕坂本尊也沒機會去竹原南私立學園學習生活那麼多年...

    儘管京極川水經常和他說,所謂的使命和仇恨這種虛無的東西,對於有著大好前途的年輕人而言從來都是沉重的枷鎖。

    但德川栗虎也清楚的知道,這種千年家族的使命不是個人所能決定的。

    如果當初作為坂本之龍海賊團總大將的坂本尊選擇放棄回到海上,那麼就意味著坂本一族世代生活在海上的老弱婦孺失去了首領,最終的命運恐怕也難逃被其他海賊團侵略最後徹底堙滅在茫茫大海上...

    嘆了口氣,德川栗虎不再就這個話題深入,只是坂本尊說道,「其實我很好奇,和之國曾經協助裁決司通緝你,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在這個和之國風雨飄搖之際...你還會選擇回來。」

    「為什麼會回來嗎?」

    坂本尊凌亂飄逸的長發下雙目依舊半睜半閉,語氣卻有些悵然地說道,「以前的和之國曾經背叛了坂本一族,現在的和之國也依舊戴著沉重的鐐銬,資源被財閥世家把控,民眾被政治家愚弄,有著這樣那樣的不好...」

    坂本尊頓了頓,輕撫著腰間的那把刀身布滿了森研繁密花紋的大快刀,京都無上大快刀之一的「瀰瀰切丸」。

    他輕聲地繼續道,「只是這終究是我們的國家,哪怕我們有時候會採取暴力的手段做一些激進的事情...但也還輪不到...那些境外的勢力團伙來撒野。」

    說到這,坂本尊轉頭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德川栗虎,俊逸的面龐上露出了輕笑!

    他重新拿起了手中的煙管點燃,輕輕地抿了一口吐出煙霧。

    「德川組長你呢...醫生建議你在南海再修養一段時間,為什麼會選擇在這個時候跟我們一起回到和之國,難道也是因為最近的動蕩嗎?和之國議會大樓那些傢伙們...可是曾經背叛過你啊。」

    聽到坂本尊在海風中悠悠的話語,德川栗虎沉默了片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設置

字體樣式
字體大小